原标题:“快递小哥成高层次人才”,打破“唯学历”人才观

  ■ 社论

  形成崇尚技能、淡化学历的社会氛围,需要多些“快递小哥成高层次人才”这样的鲜活案例。

  “快递小哥成了高层次人才,还获得百万买房补贴”,这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,却是在杭州出现的真实情形。据央广《中国之声》报道,来自安徽阜阳的95后快递小哥李庆恒,近日被评上了“杭州高层次人才”,不仅能在落户、子女就学、医疗保健、车辆上牌等方面享受照顾,在杭州购买首套房还可获得100万元的补贴。

  “惊奇”,大概是很多人看到这新闻的第一感受。实际上,就连这位25岁的快递小哥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,表示此前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和“人才”两个字发生关系,他原以为高学历海归等才算是高层次人员。甚至有人还因此认为,这只不过是“作秀”,是地方政府借此秀“不拘一格用人才”的姿态。

  但这些质疑与猜测,本质上还是“看不起技能人才”的观念窠臼在作祟——很多人对“高层次”和“人才”的理解狭隘,将其跟学历、财富等挂钩,却没有融进对技能、工匠精神的考量。而要破除这类观念,真正形成崇尚技能、淡化学历的社会氛围,需要更多“快递小哥成高层次人才”这样的鲜活案例。

  事实上,25岁的“快递小哥”被评为“高层次人才”,是严格按当地的高层次人才认定政策进行的。《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分类》明确,D类市级领军人才包括杭州市技能大师工作室领衔人,省级高技能人才创新工作室领衔人,省技术能手,杭州市首席技师等。

  而这位被评为“高层次人才”的25岁“快递小哥”,不仅干一行爱一行、刻苦钻研、专业素质过硬,还是全国快递行业规格较高、含金量较大的比赛冠军。这正符合《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分类》D类市级领军人才的评选标准。“高层次人才”的称号,对他来说可谓是实至名归。

  “快递小哥成高层次人才”,有益于打破很多行业歧视与职业等级观念。技能人才也是人才,人们本也不该呈现出某种“双标”式倾向,认为“海归被评高层次人才是实至名归,技能人才获评该称号就是违和”。

  前不久,有地方明确对有行业引领力、影响力的直播电商人才可通过联席认定,按最高B类人才(国家级领军人才)享受相关政策,这确实也彰显了崇尚技能的取向。

  “快递小哥成高层次人才”,还对拓宽就业渠道有样本价值。我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,也体现在就业选择集中、单一上,集中地域、集中行业、集中岗位,而非倾向于多元选择。

  有的高校毕业生跳出传统的择业思路择业,如选择当快递小哥,开面包店、烧烤店,就被称为是“另类就业”。而当“快递小哥”也能成为“高层次人才”,无疑会增强快递等技能行业从业人员的职业认同感,对“以学历识人”的人才观也是一种冲击。

  但我们也应当意识到,与高学历人才成为“高层次人才”的概率相比,技能人才的发展空间是更小的。因此,让更多的快递小哥、外卖小哥成为技能人才,需要我们做的还有更多。

  这首先就需要社会拓宽对人才的评价标准,克服唯学历倾向,改进人才评价方式,加强靠实践来评价人才的权重。类似《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分类》的规定,就多多益善。也只有当各用人单位转变人才观,基于人的能力与贡献评价人才,而非一味重学历看身份评价人才,全社会才能从“学历社会”转向“能力社会”。

  人才不是朝少数行业集中,而是进入到各行各业之中,这样才能提高行业服务水平,拓宽人才选择。一言以蔽之,形成崇尚技能而非“唯学历”的社会环境,才能为就业市场带来更多源头活水,各行各业才能健康发展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